当前位置: 首页  >  药馆 > 正文

周学文 “以痈论治 ”第一人

2018-11-12 15:22:23    来源:《中医药馆》第十期

2018 年 6 月 21 日,一个噩耗传来:国医大师、著名中医学家、 中医教育家周学文因病医治无效,在辽宁省沈阳市逝世,享年 81 岁。

周学文 “以痈论治 ”第一人

 

在中医界,周学文以作风严谨、求实求真、学识渊博闻名,先后 发表有重要学术价值的论文 30 余篇,《中医胃肠病学》等三部中医专 著,起草了《临床指南》和《中药新药临床指导原则》。他多次被选 为全国中医内科、脾胃科、临床药理学会副主任委员,担任中医脾胃 病学会名誉主任委员、《世界华人消化杂志》副总编、中华中医药学 会脾胃病分会名誉主任委员等职务,培养博士后、博士及高徒 20 多人。 周学文的辞世无疑是中医界的一大损失,作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 殊津贴的“第三届国医大师”称号的获得者,他长期致力于中医急症 的研究,辨证精准,建立了 15 种常见急症的中医辨证诊疗常规,主持 研制了 36 种制剂、“溃得康颗粒剂”等 3 种新药。他从业 50 多年从 未离开过临床一线,建立了“溯源求本、内外相济、脏腑并调、尤重 于脾”的“源于临床,应用于临床”的学术思想,为中医药文化的传 承与创新做出了卓越贡献。

大学半路“出家”

可能周学文自己也没有想到,今生会与 中医结缘,因为他读大学的时候,选择的是 运动专业。

1958 年,周学文考上沈阳体育学院,在 一次运动中不幸出了意外,膝关节严重受伤。 他被转到与沈阳体育学院相邻的辽宁中医学 院(现为辽宁中医药大学),一边学习一边 养伤,在治疗的过程中喜欢上中医。

从学体育到学中医,这个跨度不是一般 的大,但周学文在医院的所见所闻,使他觉 得学中医可以治病救人比学体育更有意义, 更有成就感。在此之前,周学文从未接触过 中医,可他学起来比较快,且钻研中医的狂 热劲头令不少同学自叹不如。在大学的 6 年 光阴里,他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图书馆度过, 读完了学校图书馆里所有与中医有关的书 籍。

 

周学文 “以痈论治 ”第一人

 

1964 年毕业前夕,周学文跟随名中老医 徐荫堂实习,主要工作是抄方侍诊。徐荫堂 擅长治疗肠胃病,经常妙手回春。周学文印 象最深的是徐荫堂为一个恶心呕吐孕妇开的方,该方只有 4 味药,加起才 20 克,孕妇 按方抓药服用,第二天恶心、呕吐的症状就 消失了。目睹了中医的神奇后,周学文更加 坚定了学中医的信心。

为师的徐荫堂诲人不倦,做弟子的周学 文勤学不辍,他认为学好中医一定要“虔诚 思悟,苦行其道,方能有成”。他的桌子上 经常摆着中医书籍,一有时间就学习或与同 行切磋交流,仿佛永远不知疲倦。因为在临 床学习期间表现突出,他被留在辽宁中医学 院附院(现为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工 作。

周学文心中有一个信念“临床是中医存 在与发展的根基”,从医 50 多年他一天都 没有离开过临床一线,如在实习期间,他参 加了全国急症学习班、红十字会医院的临床 急症培训等;唐山大地震时,他参与抢救接 收危重伤员 300 余人。

周学文既重视中医治病要遵循辨证论治 的原则,也强调“中医治病需随时代而变”, 如使用经典方是不照抄原文,而是结合当代 的科研结果和病人的实际情况灵活调整。善 于变通和勇于革新,使周学文在内科领域绽 放异彩。

 

周学文 “以痈论治 ”第一人

 

倡导“以痈论治”

研究多发、易复发的溃疡病时,周学文 发现毒热蕴胃证是消化性溃疡病活动期的常 见证型。胃溃疡临床表现及纤维胃镜下病理 形态学改变表现为红、肿、热、痛,这与急诊中常遇到的外痈的临床特征颇为相似,因 此,他将中医外科治疗外痈的“消、托、补” 三法引入胃溃疡的初期、中期和后期的治疗, 结果疗效显著,患者溃疡的愈合质量大幅度 提高,复发率明显下降,“病由毒起,热由 毒生”毒热病因学理论和“以痈论治”活动 期溃疡病的学术思想由此而诞生。

在临床诊治胃溃疡活动期,周学文以毒 热为病因,以胃毒热证为基本证候,以痈论 治为基本治则,清热解毒、消痈生肌为基本 治法,药物以黄连、苦参、三七、蒲公英等 为主,重用黄连,佐以黄芪,愈合期和瘢痕 期重用黄芪,佐用黄连的经验,并根据患者 的伴随症状随证加减,同时规范患者调摄平 素生活习惯,使致病危险因素消除或减弱, 从而降低发病率。实验研究结果表明,清热 解毒、消痈生肌治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抑制 幽门螺杆菌,保护胃黏膜,调节胃内 PH 值, 减少胆汁反流,有效促进溃疡愈合。

然而,一向重视临 床的他对于是否把这项 成果进行广泛推广 持谨慎的态度, 为此不惜花费 几十年的时间 反复论证,该项 试验被批准作为国家 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项目即 973 项目。受他的影响,试验小组的人 员人手一个小本子,记满了密密麻麻、各种 各样的数据。

功夫不负有心人,试验成果经辽宁省和 国家两次鉴定,获得“理论与临床均有突破” 的结论;研制出的“溃得康颗粒剂”在 1997 年获得国家新药证书,进入国家药典;“基 于‘以痈论治’胃癌前状态性疾病(活动期) ‘毒热’病因创新研究”获得教育部科学进 步二等奖。

多年来注重实践与总结,使周学文在 创新的道路建树颇多,如他用肝脾并调、胆 胃同治的方法来治疗胆汁反流性胃炎;用清 热除湿、固本益肠的方法来治疗溃疡性结肠 炎;用解毒通络,软坚散结的方法治疗肝硬 化;用毒损生积的思路来防治早期慢性肝损 伤……正是这一个又一个的成果,逐步形成 并建立了“溯源求本,内外相济,脏腑并调, 尤重于脾”的源于临床、应用于临床的学术 思想。

仁心仁术待人

周学文不但医术精湛,而且医风高尚, 长期工作在临床医疗一线,如连续 6 年下乡到基层医疗、教学,即使到了快退休的年龄 时,每周 3 次的门诊还是风雨无阻。

以前周学文平均每次看 50 多个病人, 后来年纪大了,医院为了“保护”他,限制 每次出诊 10 个号。但周学文认为“病家求医, 寄以生死”,碰到病情较重或是疑难杂病的 患者,只要身体允许,都会主动加号。

 

周学文 “以痈论治 ”第一人

 

许多被周学文医治过的患者,都有一个 相同的印象:凡是抓周学文开出的药方,通 常都很便宜,他的徒弟们经常被患者拉住, 问同一个问题:“大夫,周老的药是不是开 错了?”周学文习惯每次开 6 服药,服法上 与传统服法不同,一般轻症患者一服药吃 2 天,体质稍微差一点的一服药吃 3 天,开的 药一般能吃 12 天到 18 天左右,平摊到每服 药上更加实惠。

周学文看病不分老幼,望闻问切一丝不 苟,解答患者的疑问不厌其烦,叮嘱各种注 意事项细致周到,诊疗时尽量消除患者的恐慌与忧虑,“对患者,医生要有高度的责任心, 因为医生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对患者产生较 大的影响。”

与医技相比,周学文育人同样出色,培 养了不少名省级名中医和全国优秀中医临床 人才,除了对徒弟倾囊相授医术,他还以身 作则,处处垂范:医院想为他拍宣传片,拒绝; 媒体找他做节目,拒绝;患者上门送锦旗, 拒绝……

徒弟们总结了周学文的学术思想,要为 他出一本书,以流传后世,青史留名,但周 学文看了书稿后,认为其中一些临床的内容 缺少数据支撑,担心会误人子弟,只同意用 作内部交流。

获得“国医大师”的荣誉后,周学文特 意叮嘱徒弟们不要在患者面前宣扬,由此可 见对名誉看得很淡。他与中医临床、科研打 了一辈子交道,每当有新的收获时,就是他 感到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刻。

标签:
名老中医访谈
横幅微信扫码关注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为您推荐

最新供应
查看更多
最新求购
查看更多
null
您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版本过低,在本页面的显示效果可能有差异。建议您升级到 Internet Explorer 8 以上浏览器: Firefox / Chrome / Safari / Op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