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中西医该怎样结合?有四个关键点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作者:银杏叶整理时间:2016-12-20

中西医,中西医结合,中医药

  病证结合,并非是将西医诊断的“病”与中医辨出的“证”,生搬硬套以固定模式进行所谓的低层次的“中西医结合”,那样只能中西药混用,将中西医两套不同诊疗理论体系简单叠加,往往难以取得满意疗效。中西医结合是一个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故在现阶段,宜将病证结合作为一个“抓手”,逐一病种的探析中医证候的不同特质表现,将中西医的生理病理、病因病机重新进行有机的内在深层次探析,深化中医的病机认识,并制定出相应的诊疗方案,充分发挥中医药的潜在优势,这是提高中医诊疗效果的有效途径。

  衷中参西 辨证求本治难症

  西医诊疗以“病”为主,中医诊疗以“证”为要。其各有千秋,也各有利弊。若将二者有机结合,即将病证结合进行诊疗,疗效必定提高。2014年曾诊治一中年女性患者,48岁,某中学教师。尿潴留2月,经中西医诊疗无效。西京医院、西交大一附院诊为“神经元性膀胱”,拟手术造瘘姑息治疗。因患者惧怕造瘘,又转中医治疗,诸中医念其病前曾服泻药治疗“习惯性便秘”,辨证为“中气不足,膀胱气化失司”,予补中益气汤化裁施治,重用黄芪从30克、50克、80克至100克仍欠效。详问病史,乃知其病前单位组织职工查体,为妇科B超检查憋尿,其憋尿过甚遂发此症。诊见其舌下瘀点(++),思考其憋尿过甚,膀胱逼尿肌纤维受损,毛细血管破损,神经纤维亦必因缺血缺氧损伤,难怪西医诊为“神经元性膀胱”。鉴于此分析,实为膀胱血瘀为患,遂予“少腹逐瘀汤”化裁,先予五服试治,三剂后即可少量自行排尿,效不更法,经调理月余痊愈。

  西为中用 深识病机巧辨证

  传统中医诊断以“望闻问切”四诊手段收集“证候”,再经辨证思维辨出所属何“证”,继予辨证施(论)治。然而受历史条件所限,中医四诊方法及手段有粗略之嫌,如何将现代检测检验指标纳入中医四诊范畴,给其赋予中医理论的新概念,拓展中医四诊视野,这也是搞好病证结合、提高中医疗效的重要途径。2015年吾曾诊治一“干燥综合征”病例。某女50岁,因眼干羞明,口舌干燥半年,被多家医院确诊为“干燥综合征”,用西药激素等治疗欠效。又转诸多中医治疗,皆念其口眼干燥且伴神疲乏力,大便稀溏,脉沉细,遂辨证为“气阴两虚”为患,投大剂量气阴双补之剂仍乏显效。吾视其检验指标血沉增快,类风湿抗体指标均显著增高,考虑这些抗体可视为血中浊毒,浊毒壅滞脉络,耗气蚀血,而致气阴两虚之外候。故中西合参,辨证为“浊毒滞络,气阴两虚”为患。处方予土茯苓40克,土元10克,水蛭6克等,以涤浊通络治本,加生脉散以气阴双补治标。先给12剂试治,复诊时诸症锐减,已可少量分泌唾液、泪液。复查血沉指标已正常。效不更法,依上方随证稍事加减变化,调理2月余临床告愈。

  中西并举 去伪求真巧辨病

  西医诊断注重“病”的确诊,然而在西医大医院科室功能划分越来越细,将人体人为地条块分割,难免有时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造成误诊或漏诊。2015年我诊治一32岁男性患者,血压高达200/150mmHg半年余,伴头痛头晕,面红目赤,在西安诸家大医院诊为重度高血压(危象),用四联降压药仍欠效,转诸多中医辨证为肝阳上亢,多用天麻钩藤饮,亦不见效。

  问诊得知其日久伏案,肩颈部压痛(++),遂让其拍颈椎X线,片示颈椎曲度反曲,颈2~3呈双突征(双边征),考虑系颈椎小关节功能紊乱,牵拉压迫交感神经节导致血压升高,遂按颈源性高血压论治。颈椎病在X线上显示是椎体病变,实际是颈项肌日久劳损,牵拉失衡导致的继发病变,应称其为“颈肌椎病”更切合临床实际。故此病患乃由颈项筋瘀阻,督脉阳气郁遏上冲于脑所致。除了在我指导下锻炼外,口服自拟清脑通络汤(草决明、丹参、川芎、山楂、水蛭、野菊花、钩藤)化裁,以舒筋通络,清脑活血。一周后血压恢复正常(服中药后自行停服所用降压药)。嘱其坚持颈椎锻炼法,一年后随访血压无反弹。

  目前西医诊断疾病,充分利用各种理化检测手段力争确诊出“病”,对“症”下药,有其现代科技的独到优势。然而中医的独特诊法也有其潜在的优势,若能将二者灵活地结合运用,取长补短,对临床诊疗大有裨益。2015年10月初,专家门诊时,有个女患者,62岁,以胸闷气短、心前区疼痛五年加重半月为主诉,按“冠心病、不稳定心绞痛”收住院。西医用“扩冠”等常规治疗,且加服“丹参滴丸”含服,胸痛不减反而增剧,又念其入院两周未解大便(曾先后邀消化科会诊,两次灌肠仍未排大便),遂邀中医会诊。诊见神疲乏力,面色苍白无华,胸闷气短,心慌心悸,心痛频作,脘腹胀痛,干呕纳差,大便半月未行。唇舌紫黯,苔白厚腻,舌下瘀点(++),脉沉细滑。耳穴“心、胃、小肠”区压痛(++)。鉴于时值深秋之季,追问患者此次病情加重前,是否进食时令水果柿子,乃告病重前确大量进食未熟透涩柿及红薯。脉证相参,断为涩柿壅结胃肠,阻遏中焦气机,血脉瘀滞,故心痛频作,大便难解。治宜心胃同治,选平胃散合瓜蒌薤白半夏汤及失笑散化裁,酌加台乌、川芎、石菖蒲,以消积通滞,舒心通络。先予五剂试治。复诊时自诉,上方服用三剂后,即泻下胶块状粪球二十几粒,心腹疼痛锐减。五剂服完,复如常人一般。诊见面色已现红润,精气神转佳,舌苔已转薄白,再予上方稍加香砂党参十剂。

  中西合参 病证结合彰疗效

  前文述及西医诊疗以病为主,中医诊疗以辨证为要。我认为限于医者的学术水平及目前的科技手段,有些病已可确认,却无相应的特效治法;有些病痛查无实据,令人无证可辨。对此,无论是中西医业者,皆有露怯之同感。不过医者在此时,能融会贯通病症的中西医病理生理、病因病机,择善而从,或有立解倒悬之生机。

  2013年8月中旬,我在专家门诊时,有一中年女性患者在候诊时,突发剧烈胸痛,凄惨号叫,双手抓胸,痛不可忍,大汗淋漓。疑似心梗,急问其陪同家属(丈夫)简要病史,答其近2年有类似频发病况,在咸阳市中心医院按“冠心病、心绞痛”住院三次,无效。呼吸急促,双肺清晰,心率104次/分,律齐。又急用探棒按压耳穴示“食道、贲门、胃”区压痛明显,尤以贲门区压痛反应强烈。即用探棒反复按压上述三穴区,约2分钟后胸痛锐减,神情平复,持续按压约5分钟左右,胸痛消失,患者破涕为笑。自诉晨起为从兴平市赶路来咸阳就诊,未进早餐,途中仅干食了7、8颗新疆大枣充饥,遂发此症。据此,疑诊病患乃贲门炎致食管痉挛所为,念及其平素喜食辛辣,拟辨为胃腑瘀热证,遂处芩连二陈汤合失笑散,加蒲公英、炙百部、元胡等,以清热和胃,通络止痛为治。先予6剂试治,并嘱近日查胃镜以确诊。一周后复诊,诉胸痛未发,胃镜示:糜烂性胃炎伴反流性食管炎。继予上方加土茯苓30克,细辛4克,以清解瘀热浊毒,通络生肌止痛为治。

  此后据脉证稍事依法化裁,经治2个月后复查胃镜示:浅表性胃炎,食管光滑。遂予香砂养胃丸善后。2015年9月随访,病无复发。此案胃病当心病医,在其平素并无胃脘痛,发病以胸骨后剧痛骤发为特点。故临证思路要广,不要被表象所迷蒙,中西并举,以解倒悬。

  我在临床中遇到诸多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病,发现其检测的甲功七项指标,除T3、T4、FT3、FT4下降外,TSH增高并伴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甲状腺球蛋白抗体显著增高。病人表现有情绪低落、全身肿胀,畏寒怕冷,血脂增高,甚或伴心包积液、肝肾损害等并发症。

  此病早期多有亚甲炎病史,致甲状腺损伤继发导致甲减,西医用优甲乐治疗仅是补充疗法,对两种增高的抗体尚乏药可医,故甲状腺的功能并未修复,难怪让其终生服药。

  我将其两种增高的抗体仍视为浊毒,因浊毒滞络,耗气蚀阳,故现脾肾阳虚,痰浊水瘀交结为患。治疗常以二仙二陈桃红四物汤加土茯苓30~50克,皂刺10~15克,蒲公英30克,炙百部10克,鹿角霜10克(冲服),以温肾健脾,涤浊解毒,活血通络为治,经治此类病证150余例,获取良效。

 

网友评论
(发言请并遵守相关规定)
金树林
热门新闻
今日价格 更多 >>
名称 规格 产地 价格
最新供应 更多 >>
品名 产地 规格 数量
紫苏叶 -- 统(紫 大货
川芎 四川省成都 统货 大货
白术 陕西省西安 3吨
水菖蒲 安徽省 大货
苏子 东北 中苏 100吨
苏根 河南省 大货
苏梗 安徽省 500吨
苏叶 河南省 100吨
玄参 河南省 各种规 2吨
品种 产地 规格 数量
您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版本过低,在本页面的显示效果可能有差异。建议您升级到 Internet Explorer 8 以上浏览器: Firefox / Chrome / Safari / Opera